马云达沃斯演讲稿:要爱政府但不要嫁给他们(全文)

2019-09-12

马云今天在达沃斯发表演讲,火到什么程度?据现场的新浪财经记者孙思远说,会场报名统计从昨天就显示"full",现场已经爆满。门票一秒内被抢光,副总裁级别只有“站票”。名单上戴尔、诺贝尔奖得主艾德蒙-菲尔普斯、沃尔玛国际业务总裁等赫然在列。菲尔普斯是马云的超级大粉丝,他说马云让他想起那些美国英雄,白手起家,创造奇迹。以下是应届毕业生演讲稿网的小编为您搜集整理的《马云达沃斯演讲稿:要爱政府但不要嫁给他们(全文)》。

马云与charlie rose对话全文

主持人:马云,你为何要回到达沃斯?

马云:七年时间不算短,上次我在达沃斯还是XX年。其实我首次参加达沃斯是在XX,作为全球青年领袖。当时我从未听说过达沃斯。我来的时候,到了瑞士之后,却发现许多年轻人在示威抗议,看上去很可怕的景象,我就问他们为什么要示威,他们回答说“反全球化”。当时我就纳闷,“为什么呢,全球化是多好的事啊,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全球化?”随后我们又花了两个小时来到这里,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警察,一路经过各种检查,我当时想“天哪,这到底是来参加论坛,还是来探监啊?”

但当我参加完全球青年领袖论坛之后,我觉得特别激动。我听到了许多全新的观点,在大概三四年时间里,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是全球化、什么是企业公民、什么是社会责任。所有这些都是全新的观点,听到无数的领军人物,他们讲了什么是责任,这使我受益匪浅。XX年和XX年,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我觉得自己应该回去认真工作,因为光靠谈话,我们永远无法赢得世界。因此我回去潜心工作七年,现在我回来了,我觉得可以有所回报。我可以跟现在的全球青年领袖谈谈,谈谈我们过去的经历。

主持人:马云,现在阿里巴巴多大?

马云:现在我们网站每天都有上亿买家浏览我们的网站,我们在中国所创造的直接和间接就业岗位有1400万。公司人数从最初的18个人发展到了现在的3万人,从在我公寓里办公的18个人到现在四个办公区里的3万多人。与十五年前比,我们现在变大了,但我希望十五年后看现在,现在依然是大的。我曾说过,十五年前,我们从一无所有发展成现在的规模,但我希望,在十五年后,人们看不到阿里巴巴和淘宝,因为所有都会化为无形而无处不在。十五年前,我还要去讲电子商务,去讲中小企业如何利用电子商务或互联网把生意做到全国,但我希望,十五年后,人们会彻底忘记电子商务,这就像如今的电力一样,现在不会有人把电力看成是高科技。我不希望十五年后,我们走在马路上,依然在讨论要如何利用电子商务去帮助企业。

主持人:XX年,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, ipo规模高达250亿美元,你对此怎么看?

马云:我们的ipo盘子其实挺小的,区区250亿美元。我还记得,XX年的时候我们希望从美国投资者手里融资500万美元,当时我们被拒绝了,所以我说,以后我们再来,到时候会融资额会高一些。我们更看重的是,在融资250亿美元之后,我们应该如何好好用好这笔钱。这不仅仅是金钱,这是全球投资者对我们的信任。他们把钱给我们,希望我们的业务能帮助更多人,希望我们的业务能带给他们回报。因此,这对我来说,其实是增加了我的压力。现在我们的市值已经超过了ibm,超过了沃尔玛,现在我们的市值在全球可以排入前15之列。我问我自己和我的团队:“这真实吗?我们可能还没好到这样的程度。”因为几年前还有人在质疑阿里巴巴的模式,觉得阿里巴巴的模式很糟糕,也不能挣钱,当时觉得亚马逊更好、ebay[更好、google更好,但阿里巴巴的模式在美国找不到,但当时我就说“我们其实要比大家想的好得多”。但今天,我到了这样的规模,我要说“我们可能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好”,毕竟我们只是一家创立十五年的企业,平均员工年龄只有二十七八岁。我们是一群年轻人,尝试着此前从未有人做过的事业。

主持人:你出生在杭州,现在企业的总部也是在杭州?

马云:对,人不能忘本。(你成长于六十年代?)

我出生在1964年,文化大革命时期。我的祖父是个小地主,因此解放后被认为成分不好。因此我在小时候就知道生活的艰难。

主持人:你申请了三次高校,但每次都遭到了拒绝?

马云:不是的,中国有高考制度,如果要想上大学就要高考,我考了三次。当然我有过许多失败,有些说起来也挺有意思。我小学时候就有两次期末考试不及格,考中学时也失败了三次。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在我的家乡杭州,当时只有一所中学,是一年期的,因为当时我所就读的小学实在太差,没有中学愿意接收这里出来的学生,所以小学只好自己办了一年的中学。

主持人:被拒绝的感觉如何?

马云: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会接受。我们并没有那么好,直到今天,还是有许多人拒绝我们。你知道,我考了三次才考上大学,在快要毕业的时候,我到处求职,我求职三十次,全部遭到拒绝。我去应聘警察,人家说“啊,你不行”,我甚至去肯德基应聘服务员,当时肯德基来到中国,来我所在的城市开店,总共有24个人去应聘,结果23个人都被录取了,我是唯一那个没有被录取的人。去应聘警察的时候总共有五个人,结果四个人都录取,又光是我没有被录取。对我来说,当然有些沮丧,这样被人拒绝。哦,我还要提醒你,我还被哈佛大学拒绝了十次。(你跟他们说了十次想去,但他们还是拒绝?)对,所以现在我有时会想,某一天我会去那里教书。

主持人:这倒可以考虑……尼克松去过杭州,随后杭州就到处都是游客,然后你有了机会学习英语?

马云:我真的很喜欢……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从十二三岁的时候忽然就对英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但当时没有学习英语的地方,连英语学习的书籍都很缺乏。所以当时我就跑到了现在的香格里拉饭店,每天早上我就带着外国游客去逛,这样做了九年的义务导游。他们就教我说英语。这改变了我的人生。我是百分之百的中国制造,我从来没有在海外求学一天。有些人就很惊讶,说,“啊,马云,你的英语怎么这么好,你说起英语来像西方人”,这时我就告诉他们,这是九年时间的训练结果。这些西方的游客开阔了我的眼界。这些人跟我说的话是如此新颖,是如此不同于我从学校里,我父母那里听到的事情,因此我现在养成了习惯,不管我看到了什么,读到了什么,我都会用两分钟去想一想。

主持人:这就是为何马云变成了jack ma?

马云:其实jack这个名字是一位来自田纳西州的女士给我取的,当时她到杭州旅游,我们认识了并成为了笔友,但马云这名字对她来说很难发音,她就问我有没有英文名字,我说没有并让她给我取一个。她说她父亲叫jack,老公也叫jack,因此让我也叫jack,我说好啊。

主持人:1995年第一次去美国?

马云:对的,1995年,当时我是跟着国内工程队来美国修高速公路。

主持人:然后第一次接触到了因特网?

马云:我在西雅图首次接触到了互联网,在一个叫做美国银行的建筑里,我不知道现在美国银行这幢建筑还在不在,我的朋友那里开了小小的办公室,面积大概比这里十分之一大一点,里面有些电脑,然后他跟我说:“马云,这就是因特网”,我说“什么是因特网”?他说你可以在网上搜索任何想要的东西。当时的系统是mosaic,网速非常慢,我就想,我不要用这个。我也不想在上面打字,因为当时计算机在中国非常昂贵,我想我万一弄坏了,我可赔不起。我朋友坚持说,你试试看。于是我就坐下来,输入了beer,我不知道为何会选择这个单词,可能是因为拼写容易吧,当时就出来了,有美国啤酒、德国啤酒和日本啤酒,但是却没有任何中国啤酒。于是我搜索第二个词“china”,结果什么数据都没有

主持人:完全没有?

马云:没有,根本就没有关于中国的数据。于是我就跟我朋友说,我们为什么不做一点中国的东西,因此我们就做了一个很小很难看的中国网页,大概就是我的翻译公司的大致信息,但结果令人震惊。我们的网页9点40份上线,结果12点半的时候我的朋友就给我打电话说,“马云,你有五封email?”然后我问“什么是email?”

当时情况就是这样,人们非常激动。他们说“啊,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中国网站,你在哪里,我们能一起做点什么吗?”当时我就觉得,这很有意思。值得做。

主持人:为何取名阿里巴巴?

马云:当我开始做的时候,我就想,因特网是全球化的,因此我们的名字也要国际化,当时最火的名字是雅虎,我想了好几天,最后我觉得阿里巴巴是不错的选择。那天我在洛杉矶,在吃饭的时候我就问服务员,“你听说过阿里巴巴吗?”她说“当然,我很喜欢这个故事。”于是我跑到街上,问了大概一二十人,所有人都听过《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》的故事。我觉得这名字不错,阿里巴巴是a开头的,因此阿里巴巴总是排在前面。

主持人:你以前说过,要创建阿里巴巴,就要创建信任?如何创建信任?

马云:因为我们做的是互联网生意,你不认识我,我不认识你,那么如果没有相互的信任,又怎么能在网上做生意?对电子商务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信任,我首次来美国融资的时候,我跟风险投资者说,许多人就说“马云,你这个不行,在中国做生意靠的是关系,网上怎么做生意?”我也知道,没有资信信用和信用体系,生意不可能做成。因此在过去的十四年,我们所做的全部事情就是为了建设信用体系,信用记录系统。你知道,查理,我今天是如此自豪,因为在当今中国乃至世界,人们之间并不相互信任,政府啊个人啦媒体啦都不相互信任,觉得对方是不是在诈骗,但在我们的平台上每天有6000万笔交易达成。人们之间相互不认识,虽然我不认识你,但我可以给你发货,虽然你不认识我,但你给我汇钱。我不认识你,我却可以把这个包裹寄给你,我不认识他,但他却可以将货品运往大洋彼岸世界各地,这就是信任。每天至少有6000万次的信任发生在我们平台。

主持人:但你是创建了担保账户,只有收到货才放钱?

马云:这是我们的支付宝。说起来这个还要感谢达沃斯,这是个很重大的决策。因为最开始三年,阿里巴巴只不过是信息交换的在线市场,看看你有什么我有什么,双方谈了很久但却迟迟不能交易,因为无法支付。我也跟银行谈过,但银行都不愿意做,觉得这肯定做不起来。因此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因为如果我自己做支付体系,这是违反中国金融法律规定的,因为我没有执照,但我如果不做,那么电子商业就没有前途。当时我来到了达沃斯,听了许多人对领导力的阐释,领导力也意味着责任,在我听了那场讨论之后,我立刻给我那些在我杭州公寓里办公的同事打电话,“现在就开始做,如果将来要有任何的问题,如果政府不开心,要有人去坐牢,我马云愿一力承担。” 因为构建信用支付体系对中国和对世界都是如此重要,但同时我也警告他们,如果你们不好好做,如果在做的过程中想要贪钱、洗钱或破坏信用规则,我会把你们送进监狱。当时许多人并不看好,有人说这是支付宝是我有史以来“最愚蠢的想法”,

当时我说,我并不在乎笨不笨,只要有人用就好,现在支付宝有8亿用户。

主持人:支付宝是私营的,不是阿里巴巴上市公司的,所以你从来没有从政府那里拿过钱?

马云:从来没有,开始的时候我想要,但后来我决定不要。如果一家企业只是想从政府口袋里挣钱,那么这家公司就是垃圾企业。企业应该想着从客户那里,在市场中挣钱,要想着帮助客户取得成功,这就是我的理念。

主持人:也没有从中国的银行那里拿钱

马云:没有,开始的时候我想要,现在他们追着要给我,但我不想要了。

主持人:你和政府的关系。有人说政府限制了你的竞争,所以才能如此成功。

马云:我们和政府的关系很有意思。在最初的五年……再早之前,我曾给国家的外贸部做项目,当时是1997年,我做了14个月,当时我就觉得不能靠政府去做电子商务。后来我自己做了公司,我就跟同事讲,要跟政府恋爱,但不要跟政府结婚。要尊重政府。许多人都说,啊,政府有审查之类,但我觉得这是企业的机会,也是企业的责任,去跟政府沟通,让政府看到互联网如何发挥作用。

主持人:所以你跟政府说,你创造了许多就业岗位

马云:对的,许多人都选择对抗政府。在开始的十二年里,只要任何人来我的办公室,我都会坐下来跟他们谈,互联网如何推动经济发展,如何创造就业岗位,为什么互联网能帮助中国进步。我觉得,互联网对任何政府来说都是新鲜事物,因此如果能说服政府里的某些人,那你就有了机会。现在我变得非常健谈,可能就是因为当时跟太多的人聊过天的缘故。

主持人:如果政府找打你,让你给政府做事?

马云:通常来说,如果政府找到我,让我做事,我会说,不。但我会推荐他们去找可能会感兴趣的朋友。但如果他们坚持要我做,那我可能会接下来,但我不会收钱,这样下次他们可能不会再来找我。但最近我们为某些政府部门做了些事。比如每年春节的时候,火车票总是很难购买,成千上万的农民工要回家过年,但当他们想在网上购票时,购票系统总是崩溃,五年来都是如此。因此我就跟我的年轻人都说,去帮帮他们吧,但千万不要收钱,因为我不想看到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工因为买不到票而无法回家。这不是盈利的项目,其实这也不是为政府。这是为了千千万万的民工,让他们不用在寒冷的冬夜去火车站排队,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机购买车票。


相关阅读:
轮盘赌博 cozhome.com